?
主页 > 行业动态 > 专题报道 >

专题报道

上海引领长三角数字经济发展

2018年10月24日

上海引领长三角数字经济发展

来源:上海在线

导读: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研究报告:上海的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在行业分布上比较均衡,ICT和制造是人才最集中的两大行业,消费品、零售、医疗、教育、金融等行业也具备良好的人才基础,在长三角地区的人才和产业发展方面处于引领地位。

当前,数字经济正通过大数据、”互联网+”、人工智能、智能制造等多个领域,推动我国社会经济的质量提升和转型变革,并进一步成为推动区域经济协调发展的重要布局。为了帮助各级政府和业界把握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战略机遇,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上海科学技术政策研究所、全球领先的职场社交平台LinkedIn(领英)中国三方联合发布《长三角地区数字经济与人才发展研究报告》。报告从人才的角度入手,结合近五年的劳动力就业数据和领英人才大数据库的人才样本,对长三角地区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的就业现状、行业分布、人才特征和流动特点等维度进行深入分析洞察,并据此为数字经济转型下的区域一体化探索和人才战略布局建言献策。

长三角地区是我国最具经济活力、开放程度最高、创新能力最强的区域之一,是“一带一路”和长江经济带的重要交汇点。清华大学经管学院互联网发展与治理研究中心主任陈煜波教授表示:“长三角地区无论在数字经济规模还是增长速度上都大大领先于全国水平,是全国经济发展重要的‘风向标’。长三角地区的探索和实践将为其他地区提供宝贵的经验。”

随着数字经济的快速发展和行业数字化转型程度的不断加深,数字经济核心城市对高水平人才的需求快速增加。上海科学技术政策研究所所长杨耀武研究员表示:“长三角地区作为数字经济发展的示范引领区域,需要重视跨区域人才战略的整体规划和部署,通过制定有效的政策措施进一步加强区域内高水平人才的培养和提升,促进人才的高效汇聚和流动。”

人才成为技术创新、产业协同、城市共融、制度创新的重要驱动力,数字经济的蓬勃发展也给劳动力市场带来了颠覆性的改变。领英中国公共事务总经理王延平表示:“我们以领英独特的‘经济图谱’为基础,提取了长三角地区的人才样本。领英数据库具有完善的人才结构,既包括初入职场的毕业生,也包括深耕行业的高级人才,能够呈现出人才的社交关系和流动情况。”

截至目前,领英在中国拥有4,200万用户,这些用户毕业于1.3万多所国内外院校,分布在39.3万家企业,拥有2.3万项技能。此次研究基于领英中国用户的全样本数据,筛选了长三角地区49.5万高水平人才(指在整体劳动力中具备高学历、高技能的劳动力群体)样本和11.8万数字人才(指具备ICT专业技能和ICT补充技能的人才。)样本多维度提取用户画像,得出数据洞察,绘制人才发展路径图。

人才分布与区域发展吻合,数字化转型更待升级

报告发现,长三角地区高水平人才占比最高的五大行业为:ICT、制造、公司服务、消费品、金融,从人才角度看,数字化转型程度最高的五大行业依次为:ICT、制造、消费品、金融和公司服务。这与长三角地区目前的发展重心正相吻合。

从高水平人才的毕业专业来看,人文类专业和计算机专业的数量和排名较高,这意味着长三角地区ICT产业的发展具有较好的人才专业基础。相比之下,数字人才的毕业专业则更加倾向于信息技术相关及工业机械相关的专业,进一步体现出ICT和制造行业的数字化转型程度。

数据显示,长三角地区高水平人才的职位分布总体比较均匀。而数字人才在高等级职位上占比较低,大部分处于初级职位,这表明长三角地区的数字经济依然存在较大的转型与升级空间。

各地数字经济发展差异化,各有重心分工明确

上海的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在行业分布上比较均衡,ICT和制造是人才最集中的两大行业,消费品、零售、医疗、教育、金融等行业也具备良好的人才基础,在长三角地区的人才和产业发展方面处于引领地位。

浙江省表现出基础型和融合型数字经济并重的特点,各城市呈现差异化发展。杭州以发展ICT基础型产业为主,宁波以制造业数字化转型为目标,金华则偏向于消费品、零售等小商品产业。

江苏省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在传统产业的占比更高,以制造业为主的融合型数字经济发展突出。除南京以ICT为主导行业外,苏州、无锡和常州均以制造业为主导。

从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的储备来看,安徽省在长三角地区存在一定劣势,高水平人才主要分布在ICT、教育和制造三大行业,行业人才发展不够均衡。

国际人才流动篇:上海保持了对国际人才的吸引力,金华常州成新选择

整体来看,长三角地区对于国际及港澳台和国内其他地区的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都存在较强的吸引力,其中上海、杭州和苏州的综合吸引力最强。

从国际及港澳台人才流动的维度来看,在长三角整体层面上,国际及港澳台人才是净流入的状态。上海具有最大的国际及港澳台人才流入和流出的绝对数值。每个城市的情况各异。最突出的城市是浙江省的金华市和江苏省的常州市。这两个城市处在高速发展期,对国际及港澳台人才的吸引力和保留率都居于前列。而国际及港澳台人才流入/流出比最小的两个城市是南京和合肥,这可能是因为两市的教育行业都比较发达,在人才方面的定位都是培养和供给人才。

国内人才流动篇:京深广汉蓉流动汇集,杭州最吸引国内数字人才

从国内人才流动的维度来看,长三角地区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流出的主要目的地和流入的主要来源地基本一致,前五大城市分别为:北京、深圳、广州、武汉、成都。数据显示,长三角地区对国内(长三角地区以外)高水平人才存在吸引力,人才流入/流出比为1.06。其中吸引力最强的城市是上海,人才流入/流出比达到1.41,其次为杭州,其他的7个城市都在向国内其他地区流失人才,且浙江金华和安徽合肥的流出程度最严重。

同时,长三角地区对国内的数字人才存在非常明显的吸引力,数字人才流入/流出比达到1.35。其中吸引力最大的城市是杭州,人才流入/流出比达到1.74。与高水平人才流动状况相反,宁波和苏州的国内数字人才保持净流入状态,但其他5个城市都在向国内其他地区流失数字人才,且流失比重均比较高,与高水平人才流出幅度相近。

长三角内人才流动篇:上海杭州苏州最吸引人才,南京合肥常州多流失人才

从长三角地区内各城市之间人才流动的维度来看,对高水平人才吸引力最高的城市是上海,其次是金华。南京和合肥的人才流入/流出比最低,人才流失比重较高。对长三角地区内数字人才吸引力最高的城市是杭州,数字人才流入/流出比达到1.68,另一个数字人才净流入的城市是苏州,其他城市均处于数字人才净流出状态。南京、合肥和常州的数字人才流入/流出比较低,流失比重较高。尽管常州对国际及港澳台人才具有较高的吸引力,但是它缺乏对长三角地区和国内人才的吸引力,在这两个维度的人才流动中均处于净流出状态。

人才职位流动篇:杭州成为人才中转站,上海支撑人才结构优化

从人才职位等级流动的维度来看,杭州市充当着人才中转站的作用,引入国际及港澳台的优秀人才,并将自身的优秀人才输出到国内其他地区;南京市主要承担输送初级人才的重任,但比较缺乏人才进一步成长的环境;苏州市在国际及港澳台流动人才、国内流动人才和长三角区域内流动人才这三类流动人才的职位等级分布上都比较均衡。上海在人才的成长过程中起着重要作用,为其他地区的人才结构优化提供了重要支撑。

此次报告的研究成果,突出了长三角整体的人才特点和各个核心城市的人才优势,将有利于长三角地区进一步发挥集聚效应、分工效应、协作效应和规模效应,促进区域数字经济的高质量协调发展。同时,通过报告的核心洞察,政策制定机构、教育部门、企业及个人可根据高水平人才和数字人才的需求趋势,更好地了解人才的流动方向,规划人才培养路径。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